《大查账》读后感——2020年3月优秀读书笔记选登

历史学171班 陈上海

发布者:wftxb发布时间:2020-04-30浏览次数:11

知名中国史研究者黄仁宇曾提出“在数目字上管理的概念,是他一生治史最重要的关怀之一,也是推演出他的“大历史”视角的关键。从对明代财政研究的学位论文开始,到最广为人知的作品《万历十五年》,他都不断强调,欠缺有效的数字统计和管理,是决定近代东西方两者发展的根本差异。

黄仁宇试图摆脱意识形态,以实务面去理解资本主义,将技术上的优势视为资本主义优越的来源。让一切都能以数字纪录、管理,是这个技术优势的核心,以此为基础,财富进而得以交换、累积,创造出动态的环境,形成正向循环,带来经济的成长和扩张,连带产生了高度分工的专业社会。

在书中,黄仁宇将资本主义的技术性格,在数字和维持数字信用的法治前提下,更具体地界定为:(一)资金广泛的流通;(二)经理人才不顾人身关系的雇用;(三)相关技术上的支持和通盘使用。

书中提到记账和查帐背后的意义。《大查帐》一书也是由数目字管理的技术面,去解释西方的历史发展。或许受到作者自身专业训练的影响,索尔更具体地将黄仁宇论述中过于空泛、常识意义的“在数目字上管理”,聚焦于以复式分录会计法为核心的“会计”之上。

这套记账和查帐方式的价值,不仅只在于表面的收支平衡,而是在井井有条地留下所有数字纪录之后,所衍生出的财政当责文化。有效的会计系统得以运作,就必须每个环节都不能造假;而会计系统的运作要能发挥意义,就必须有人替营收和亏损负起全责。是以,一套良好的会计就会形成监督和权责要求,逐渐形成明确的权利和义务,以让公司乃至国家能维持运作的常态。诚如索尔在书中直言的,这样的系统及其背后的价值一旦成立,其影响将超越财务层面,扩及到政治的运作,成为“半理性、井然有序且大致勇于当责”的现代政府的源头。换言之,唯有有效的会计系统,资本主义才可能存在,现代国家也才得以形成。但人类的野心和欲望无穷,这样理想的当责系统,要能持续稳定运作本就十分困难,如果再考虑到财政和政治的共通性,一个企图在政治上滥权的执政者,必然也会在财政上试图打破会计制度给予的限制和框架。退一步说,即使不是为了私权的扩张,要让复式分录会计法得以运行不辍,也需要高度成熟的专业和管理,这也推导出本书叙述的主轴“会计与政治当责的效率,决定了一个社会的兴盛和衰败。”

说到书中会计一职,可以总结为成也会计,败也会计

《大查帐》从古罗马时代为起点,一路追索到21世纪的金融风暴,透过二千多年的回顾和考察,一方面诉说着会计专业形成的历史,另一方面也藉由一个又一个强权的兴衰,证明着会计当责的重要。顺着时序,由罗马、中世纪的基督教欧洲、佛罗伦斯的梅迪奇家族、文艺复兴、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、荷兰东印度公司、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、工业革命前后的英国、法国大革命、独立革命后的美国、铁道的建立、1921世纪的近现代欧美……接连不止的案例,突显了一项可怕的事实:会计的核心原则和精神,很早即已出现在人类文明中。被视为会计学之父的天主教道明会教士卢卡帕乔利,其所编的第一份复式簿记印刷教本于西元1494年出版,复式分录会计法在此先早已存在约200年。

方法既存,成效亦在,这两千多年的故事,似乎只是映证了先哲的睿智名言:人在历史中学到的最大教训,就是人从不曾学到教训。不同时期、不同地区的案例,却都有着一样的宿命:因严格贯彻会计纪录而得到崛起,然而在打天下的第一代之后,后代的继承者渐渐有意无意地放弃了对会计的倚重,荒废、松动会计系统的结果,就是迎来了失败和灭亡的终章。之所以如此,依本书的内容,原因或可以粗归为两方面,一是人类历史上长期反商的思维。无论在新柏拉图主义、基督教教义或启蒙哲士的思考中,对唯利是图的商业追求,总是抱持着敌对和轻视的态度。这点连带影响到对商业中最关键技术会计的看法,认为是高利贷放款的邪恶象征,又或以为是不登大雅之堂的雕虫小技,让会计技术得不到应有的肯定。比起上述,影响更大的自然是人们无止息的欲望。掌权者刻意操弄或忽视会计的数字,以不透明、不公开的密帐,进行以债养债的奢靡梦想,在光鲜亮丽的成就底下,往往藏着腐败不堪的恶臭。这也回到了作者从书名开始,反覆于书中强调的:复式分录会计法涉及的不只是技术层面,要能成功运作,在数字纪录背后必须要有权责分明的当权文化作为支撑,会计才能得以落实。

这也是《大查帐》在引言中开宗明义所言:当一个社会不仅把会计作业当成财富交易的一环,还把它当成道德与文化基础架构的一部分时,财务当责的功能才较能有效发挥。如果对照作者写作本书的出发点,对2008年金融风暴的批判,这样的推论在说理层次之外,更是对当前社会最恳切的呼吁和期盼。

从学术的角度而言,有别于过往多数学者关心的那些略显空泛宏大的思想和事件,《大查帐》以看以简朴的会计技艺为对象,道出西方整体历史的兴衰,并反应了对现实的迫切关怀,跳脱既有陈说的限制,也避开了刻意求新常见的琐碎。此外,本书叙事流畅动人,一则则的论述事例不显枯躁,成为让人津津有味又寓意深远的有趣故事,无论对会计或历史这两门学问而言,都是十分难得的佳作。

自我读后感觉来说,本书除了重新认识会计于历史发展上的重要性,更重要的,或许是对制度背后“当责”的思考。包括会计在内,维系现代民主社会运行的诸多制度,往往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。只是表面上的行礼如仪,忽略了每一样看似琐碎的制度或常规,都具备有某种道德意涵,让体制得以在权责分明的情况下,受到监督和节制。若仅限在浮面,照本宣科,那么制度即失去了价值和意义的神圣性,知法玩法,知数字玩数字,形成对制度的操弄和破坏,其结果就是在陷入本书所揭露的历史轮回。不是每个人都必需或有能力成为专业的从业人员,但在成熟的公民社会里,每个人都不乏促进「当责」的管道和机会。若我们相信人民是国家最终的权力者,那么不管政界或商界,之所以胆敢挑战当责制度的规范,凭借的不是操弄的技巧,而是人民自闭双眼的放纵和轻忽。

在《大查帐》最后,作者则勉励当前社会的人们,不应切断自己和财务的关系,将它隔离在仅有少数人理解的小空间里,必须要重新取回先人所揭示的,将会计数字升华为社会、文化,甚至艺术创作中的文化雄心。两者一前一后的苦心告诫,说到底,都是要你我睁开双眼,肩负起我们对公众事务该尽的当责义务而已。